元博伴月谈

每半个月和大家聊一个主题,希望元博跟大家一同进步

不寐思记|教室评价要“情”还是要“实”

其实想写这个话题已经很久了,但是因为懒,对又是因为懒迟迟没有抬笔。今天正好有创作的欲望,就把这篇文章拿出来和大家分享。

昨天语文老师上课说了这么一句话,说大家给老师打分,不要打的太低,我们学院老师90分以上才是合格,所有的班都打90分以上才可以得优秀,balabala……得了优秀可以有500块的奖励,我不相信有老师在乎这500块balabala……但是这不等于我期末也会给你们一个高的成绩balabala。说来说去就是想让我们给她的分打高点,其实说实话每个同学心里面都有一杆称,一个值90分的老师我们不会给她80分,就想期末考试我们考90分的同学老师不会给80分是一个道理。

现在随着服务行业的...

2017-04-20

不寐思记|试着拒绝一次性筷子

我记得我第一次写关于一次性筷子的演讲还是在小学,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固体废弃物,也不太理解什么叫环保,只是觉得每年植树节呼吁大家种树,然后我们又那么轻易的将我们辛辛苦苦种的树做成筷子,然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街头小饭店轻轻一掰,再拿两根筷子左右刮一刮,一顿饭结束之后他的使命就这样结束了,节约一点的商家可能会用这些一次性筷子做成他们的烧火的原料,但是更多的筷子就直接变成了垃圾。

根据《工人日报》的16年12月的报道

中国每年消耗的一次性筷子数量达到570亿双,相当于砍伐了380万棵树。

但是我在2006年的另一篇报道中看到了同样的数据, 也就是说这一组数据仅仅是10年前的数据。在...

2017-02-27

不寐思记|你还记得儿时家乡的小河吗?

小时候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姥姥家,姥姥家在呼市以西50多公里,那是一个很小的村子,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红房子。姥姥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,是一个四合院,里面可以晾晒秋天收割的粮食,姥爷是个精干勤快的人,把收割回来的玉米整整齐齐的垛在房檐下的台子上面,像是一堵金色的围墙。

从姥姥家出来胡同口就是一条灌溉用的小河大概5米多宽,准确的说是两条,一条大的叫大渠,一条小的叫小渠,小渠是大渠的支流。我虽然不懂为什么要将本来就不宽的灌溉渠分成一大一小,不过我很喜欢,因为大渠的水太湍急,那么小渠就成为了孩子们最喜欢的游乐场,用渠里的水活泥巴,光脚在水里感受夏天的清凉,在渠边捉虫子……对于一个北方孩子来说这一点流...

2017-02-20

回声选记|彼·此

风吹开彼岸的云

花开花落已无人问津

不知怎的流水也想回头

却挡不住时间的印痕

光阴在生命中刻下深深地足迹

我天真的寻觅

你却遁形在彼岸的烟尘

只丢下决绝的背影

还有句不知能否兑现的再见


彼岸花开,此岸花落

彼岸云卷,此岸云舒

彼岸的樱花还记录着你们唇间的薄荷

此岸的桃林只剩下我痴数满地的残存


彼岸潮涨,此岸潮汐

彼岸月圆,此岸月半

彼岸的沙滩上留下你们温热的足迹

此岸的浪花里唯有残月伴我守望天明


时间真的可以如此轻易

轻易的把你我分离

我会在每颗流星划落的时候


十指相扣

两眼泪流

心中祈祷

再见可否

——2012.4.3 22:45

2017-02-08

回声选记|考试

今天翻以前的照片,发现自己写的一份考卷内容很有意思,今天分享给大家。

怕、慌、忙——我是谁?

怕者心白也,慌者心荒也,忙者心亡也。若三者皆着我心,于我者心白,则吾怕,心荒则吾慌,心亡则吾忙也,甚不若言之吾已亡矣。

我何为,我何故,我何缘于此,我不知也。但问天下知己何者,若有几人,以我之言尚不足百,何以之可知其之本心吾更不敢言之凿凿,信口雌黄,然得本心知天命者,无不投身世或入旷林或落市井亦或埋身典籍。虽身处不一,却皆可独善本心,吾参之大为歆羡。因投身于林,妄图找吾本心,投于山林观青山绿水无不惹人心旷神怡,游于此林不止许久,心然以大白,俄而步亦趋亦碎,亦趋亦深。观深林虫鸟窸窣有次,节律成音,...

2017-02-08

观影余记|《少年班》

发布了长文章:观影余记|《少年班》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观影余记|《少年班》》

2017-02-04

不寐思记|忐忑——2016年鉴

       其实比起忐忑,用波折来形容我的2016年似乎更加合适,但这个词竟然被去年的关键词占据,也许是番波折从2015年延续到了2016年,也许是我生命中本身就充满了波折。不管怎样,我们言归正传进入我的2016年,忐忑的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今年对我来说注定不平凡,因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我将顺利毕业结束我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活,然后……这个然后对我来说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,至少对于2016年伊始的时候是这样,2016年我还给自己许愿,希望能遇到一个更好的自...

2017-01-19
1 / 18

© 元博伴月谈 | Powered by LOFTER